大家都在看

主页 > A小生活 >宏达电大地震,周永明下台、王雪红独揽大权幕后 >

宏达电大地震,周永明下台、王雪红独揽大权幕后

2020-07-03 来源:http://www.sb5564.com 381
宏达电大地震,周永明下台、王雪红独揽大权幕后

周永明要下台的传闻,两年来从未间断过,何以王雪红会在最近这个时间点做了这个决定?周永明到底犯了什幺错,让王雪红不得不拔掉他的大位?

2 月底,宏达电前任执行长周永明在西班牙巴塞隆纳的世界通讯大展(MWC)发表会上,在台上卖力展示其暗中布局多时的虚拟实境装置 hTC Vive,但那时他心里早已有数,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以宏达电执行长的身分出席的重要活动。

相隔不到 1 个月,宏达电宣布周永明卸下执行长职务,改由董事长王雪红兼任,王周共治局面至此也正式结束。

台面上共治 台下渐行渐远

其实,周永明要下台的传闻,从 2013 年之后就从未间断过,何以王雪红会在这个时间点做了这个决定?而让宏达电攀上高峰又坠入红尘的周永明,究竟又犯了什幺错,让王雪红不得不拔掉他的大位?

在过去的 1 年多,周永明几乎就是一位看守执行长,王雪红与周永明的关係渐行渐远。在每一次的公开场合,王雪红总是喊话说,对周永明带领的经营团队很有信心,然而王雪红在内部管理上,却开始削弱周永明的权力,周永明在营运不振的情况下,乾脆让王雪红参与营运,但王雪红介入愈深,同时也意味着周永明随时可以被取而代之。

王雪红过去对宏达电的营运几乎不曾插手,因此她需要部署自己的棋子,一二年 4 月被王雪红找来的财务长张嘉临,当然是最佳人选。张嘉临凭藉自己的科技背景与金融历练,加上王雪红的力挺,很快就熟悉宏达电的运作,并在一三年底再拿下全球业务大权,他也与原任研发长、现任营运长的陈文俊形成某种结盟关係。

后来,在与供应商及重要客户的会议中,周永明与原任营运长的刘庆东经常未被邀请,而是由王雪红带着张嘉临一起出席,必要时也会带着陈文俊,周永明过去掌握的重要供应商及电信客户,也都纷纷政治正确的向王雪红这一派投靠;对王雪红而言,何时能够摸透上游供应商到下游客户,就是周永明下台的时机。

一四年 3 月,宏达电在伦敦与纽约同步举行 hTC One M8 发表会,分别由王雪红与周永明主持,虽然号称是双主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雪红主持的伦敦场,才是真正的主场,所有高阶主管与重要合作伙伴都去了伦敦,周永明在纽约显得格外落寞;原本王雪红计画在发表会后,就要更换高层人事,但因为宏达电内部还有智慧穿戴、虚拟实境等新案子还在开发中,因此让周永明又多做了一年,并在宏达电于一四年成功转亏为盈,周永明领军的新兴产品进入量产,王雪红一派完全掌握公司大局,才终于顺势推进,让周永明颇有尊严的下台。

周永明在担任宏达电执行长将近 10 年的期间,立下不少战功,他带领宏达电从代工转型发展品牌,并从微软 Windows Mobile 转向 Android 平台,让宏达电股价 2 度登上千元以上高价,市值一度突破兆元大关,甚至超越当时的手机霸主诺基亚。

但宏达电在一○年至一一年登上颠峰之后,于一二年之后明显走下坡,公司风波不断。周永明在产品策略、供应链管理、用人管理等 3 大方面,都出现不少漏洞,使得宏达电逐步失去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全球市占率从 1 成多的高峰掉到 2% 以下,而周永明也逐步失去了王雪红的信任。

周犯 3 大错 成为致命伤

周永明是工程师出身,他对于研发产品很有兴趣,但他过度专注于研发自家的产品,却忽略了对竞争对手的掌握,更缺乏快速应变的能力。一二年之后,三星电子、乐金电子、华为、小米等许多手机品牌相继窜出头,周永明还沉浸在过去宏达电的胜利中,认为宏达电的手机最创新、设计最漂亮,没能加速创新的脚步,hTC One 系列手机接连做了四年,早已失去反击对手的最佳时机。

周永明很喜欢把创新与价值挂在嘴边,他希望把 hTC 建立成高阶品牌,但他也因此错估了平价智慧型手机崛起的趋势。一○年起,当中国手机品牌成功发动高规格、低价化的手机战争,并在新兴市场掀起风潮,出货量远远超过宏达电,宏达电却迟至去年才加入这波战局,最终已经难以扳回颓势。

另一方面,因为周永明对自行研发生产的坚持,以及偏好特定供应商,也让宏达电陷入不少风险,一三年旗舰手机 hTC One M7 一上市就因良率问题而延后出货;而宏达电迟迟不愿释出 ODM(製造与设计)订单给外部团队,或者导入较有价格竞争力的晶片与零组件方案,也让宏达电成本结构居高不下,这些问题一直到张嘉临加入后才有明显改善。

周永明在产品端、供应链端的决策成败或许见仁见智,但在用人管理上确实未能展现应有的气度与胸襟,这也是王雪红不得不挥泪斩马谡的关键原因。

周永明最早带领创意长陆学森、行销长王景弘、全球业务执行副总庄正松等战将,为宏达电打响 hTC 品牌的第一炮,但在公司步上快速成长轨道的同时,周永明却担心这些战将功高震主;他加速引进外籍兵团,削弱这些左右手的权力,甚至故意拉抬 A 来制衡 B,导致后来庄正松、陆学森、王景弘一气之下纷纷离职。

新团队守成有余 开创不足

而这些坐领高薪的外籍兵团表现不如预期,却引发本土团队与国际团队的文化冲突,一二年之后公司业绩与股价由盛转衰,高层主管接连出走,研发人才也大量流失,甚至在一三年还爆发设计部门副总简志霖等人盗取公司机密与设计费的内鬼案,让周永明面子与里子尽失,他也因此更形失势,后来对内对外都转趋低调,不复过去的霸气。

王雪红在亲掌兵符后,主要大权将落在张嘉临与陈文俊手上,这两人都深受王雪红信任,而且各自在业务与财务管理、产品研发与製造上分工,王雪红主要负责行销与客服,架构起全新的铁三角,但外界却普遍认为,这是一个守成的团队,完全不具有开创新局的本事。

无论是从外部激烈的竞争环境,或者内部士气不振的气氛来看,宏达电要在智慧型手机市场重新站上高峰,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任务了。对于新的经营团队来说,只能继续朝向委外研发生产、加强新兴市场与中低阶手机战力、提高管理效能等方面着手,勉强撑住获利底线。

至于周永明在卸任执行长一职后,转为带领 hTC Future Development Lab 负责未来产品的开发,几乎是与前研发与营运总经理刘庆东的下场一样,就是被冰到冷冻库了;即使周永明还希望透过穿戴装置、物联网、虚拟实境等新兴应用,证明自己在创新上的残余价值,但充其量就是当一个精神领袖,壮志未酬的感慨只能说给自己听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伟德BETVlCTOR体育|改善传统的消费习惯|贴心生活门户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sss66787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正网充值